兮和

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

【楼台】七年不痒

 @星海里的碎银 天使的点梗√

————————————————————————————

明家人都清贵,吵架是从不时兴摔东西的,事实上就连吵架,他们也是不屑的,觉得败脸。

只今天是个例外。

“咣!”

明家的大门可怜极了,被人狠命拍开来,跟墙壁狠狠撞在一起,用巨大的响声控诉主人随意发泄情绪的暴行。

“给我回来!”明楼一拍桌子,茶几登时跟大门同病相怜了。

“我告诉你明楼,”明台讥讽道,“我们两个都七年了,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对你是什么样子你心里有数,你少带上一些乱七八糟的杂草,往我头上整草原!”

“谁给你扣绿帽子了?”明楼放低姿态道,“你回来,咱们把事情说清楚。”

明台为了宣示自己的脾气而狠狠拍开的门还在微微颤抖,他自己已经做到明楼旁边的沙发上了。

“那个孩子……”

“孩子?”明台冷笑道,“哪家有孩子年纪轻轻往您明长官床上爬的,我看那身段挺风骚啊,整个上海滩还有谁能比得上那等风姿。”

“你。”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下。

明台似笑非笑,面上看着还是刻薄,口气倒是缓和了许多,“承蒙明长官抬爱,我原来也能算沪上名倌了?”

“不要胡说,我没有那种意思,只是实话实说,”明楼福至心灵,“那等人怎么能比得上你的分毫,做头发丝都是不配的。”

明台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明楼说一些甜言蜜语了,冷不丁听到一句,还是两个人吵了架,他看着还在气头上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被闹了个大红脸。

明楼有些奇怪,对外是个开明的领导,对内却严肃到有些古板。对着汪曼春的时候,为了引她上钩,说得出不少令人羞臊的情话来,对着深爱的明台,憋半天也不见得能吐出一句象牙来。

明台没怀疑过明楼对自己的衷情,做他们这行的,最不怕死也最惜命,能拿命换的,只能是挚爱,明楼是曾要用自己的命换明台的。

明台很多时候都不太甘心把爱情和生活经营得这么平淡,所以他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故意拿着胡秉言的春情去问明楼。

“大哥,这首诗我看不懂,给我讲讲好伐?”

“什么诗?”

明台把写了诗的小笺递给他,细白的脚踝像一株鲜嫩的植物,隔着一本正经的西装裤管布料蹭他的腿,嘴里缠缠绵绵念着诗:“春动凤求凰,情鸳眷恋鸯,相思恩爱秀,缱绻地天荒……”

那是他最鲜活的年华。

在一块七年了,他再不敢像以前那样故作天真地引诱,也不能恃美扬威,毕竟明楼爱的从来不是一张脸。时间一点点地消磨,磨着磨着,总是把华美的爱情上磨出许多粗糙的沟壑。

 

汪曼春好手段,一个细皮嫩肉的风骚小倌送过来,再来一杯出于应酬不得不喝进肚子的伏特加,就撕开了不少东西。

“明台,我是从不曾想过要同除你以外的人同床共枕的。这次确是哥哥不好,让人钻了空子惹你生气伤心,乖乖的,不要出走好不好?你忘了你小时候有回耍脾气跑出去,一个下午没回家,我就不说了,大姐担心成什么样了?你不跑,说要什么都是可以考虑的。”

明台低下头。

“哥哥,对不起,我只是……”

只是什么?吃醋?嫉妒?恼羞成怒于年华渐老,没自信敌得过你身边那些环肥燕瘦的莺莺燕燕?

太丢人了。

明楼原本不很了解自己的弟弟、伴侣在想些什么,一个架吵下来,居然点通了一点灵犀,猜得到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明台,”他一字一句说道,“我在你母亲面前发过誓的,只你一个。”

“……我知道的。”

“你还生气吗?”

明台突然笑出声,毕竟明长官小心翼翼的样子着实难得一见。

“不生啦,”他凑过去,“还生什么生,谁有我好?”

“你说得对,”明楼也笑起来,摸摸他的脸,“谁有你好。”

“你要把汪曼春骂一顿,不然我就离家出走。”

“好,骂。”

“还有那个小倌,你不解决了他,我就还要离家出走。”

“你这就威胁起我来了?”

“是你说的,我只要不出走,说什么你都答应。”

明楼突然把他抱起来,往自己房里走,“我倒要看看,今天你能不能踏出家门一步。”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