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

【楼台/重生AU】凉风有信(24)

“你哥哥看起来不好相与,看着却很怜香惜玉呀,汪家大小姐一蹶不振,居然巴巴跑过去宽慰她。”

杨若黎似笑非笑地吐出一口烟,指尖夹的烟蒂上面落下几簇灰,仿佛在嘲笑明台头顶那片隐隐冒出芽的鲜活的绿色。

明台顾自吃着点心,闻言皱了皱眉,“这点心酥是酥,就是猪油放太多,反而觉得腻了。”

杨若黎纤长的手一扬,有眼色的服务人员立刻上前撤下了点心,又倒了一杯冰白,规规矩矩放到明台跟前。

“哟,明少爷,这就撒起气了?这怎么能行呢,你大哥这模样这身份,无数上海滩名媛可都翘着脖子等呢,回回在我这里发了气,在家又软和起来,怎么看得住你家那位长官。”

“杨姐,我大哥不过安慰了汪曼春几句,也是官场上的往来,哪里值得你专门来挖苦我。”

杨若黎眉梢微挑,“您还在气头上呢,我这种人,哪里当得起您一声姐。”

明台苦笑道:“是我的错,还求杨姐宽宏大量,不要同我刚才没头没脑的脾气计较。”

她轻哼一声,姿势更慵懒了些,微微扬手挥退了服务生,对明台说道:“昨晚有件事,你大概是知道了。”

明台点点头,“知道,有抗日分子救出了被捕的共dang。”

杨若黎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些个抗日分子怎么想的,既然要救,干脆一并把童武那个蠢货解决了才是,光救人不杀人,葫芦里这又是卖的什么药。”

“这就是我专程来拜访您看顾我大哥明楼的原因了,”明台笑道,“童武对我大哥怀恨多年,这次放了他,怕也是想让他咬他一口吧。”

她冷笑道:“童武算个什么东西,给你大哥提鞋都不配。”

“今时不同往日,汪曼春抱恙,76号现在是梁仲春一家独大,听说他现在连南田洋子都不怕,还会怕我大哥?童武狐假虎威一番,也不知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杨若黎感叹道:“我曾经也是极厌恶你大哥的,可是后来与你来往了,才知道他在一个什么样的龙潭虎穴里。不说别的,就说现在,梁仲春虎视眈眈地打算‘谋朝篡位’,汪曼春又不是个好相与的,日本人也……难为你了,同这么一个炸弹似的大哥在一处。”

明台舔舔嘴角,“他是不是炸弹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尝起来比刚才的点心都甜几分,且正合我的口味。”

杨若黎扇他手臂一把,嗔道:“不知羞的坏东西!”

她接着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童武弄丢了这么重要的犯人,肯定要带着他姐夫一块儿遭殃,梁仲春前两天还跟南田洋子杠过呢,南田洋子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打压他的好机会,你大哥可以缓一缓了。”

“那就最好,劳烦杨姐日后也多多费心了。”

杨若黎抿嘴一笑:“费心是应该的,只求明少爷日后可别在我这撒气了,我们人微言轻,可受不住一缸子山西老陈醋兜头浇下来。”

明台摇摇头,“看来日后总是逃不掉被你拿做笑话了。”

又聊了一会儿,他看看表,“我还有约,先走了。”

“明少爷如此爱交际,看来明长官也逃不了有时去喝醋,不过你可要当心了,偶尔醋是怡情,醋大了扰了姻缘,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意味深长地补充道:“对谁都是。”

隋斯岩到上海很久了,然而还不是很能习惯上海的浮华,依旧成天背着一个小破布包走来走去,像每一个在战火里找不到生计的穷学生,脸上还挂着青春的一点神采。

军统的穷学生今天没有勤勤恳恳地打工,而是跑去一个酒吧跟舞池里的女孩子们跳舞,结果跳了一两个以后,再没有女孩子愿意跟他跳舞了——他总踩人的脚。

“她们都没有曼丽跳得好,曼丽跟我跳舞从来不会让我踩到她的脚的,她们能让我踩到,一定是她们跳得不好。”他苦恼地想着,悻悻地钻去了接头地点等待。

“抱歉,你大概不喜欢这种地方。”明台过来与他见面,礼数有加地同他打招呼。

隋斯岩摆摆手,“没关系的,越乱的地方越容易脱身,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

明台走过来坐下,掏出一沓厚厚地钞票递给隋斯岩,“刺杀汪芙蕖的酬金。”

他开心地接过钞票,放进那个小布包里,细细地系上扣子,把包揣进怀里,同明台抱怨道:“为了你这个生意,我打了多少次申请。”

明台没回答,却眼尖地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没合适的包吗?我可以送你一个好的。”

“不用了,这是我的朋友送我的。”

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眼里流露出一点欢快的情绪,但又瞬间消失无踪。

“看来你跟你那位朋友关系很好,下次再让她做一个吧。”

“就这一个啦,没有第二个了。”

“为什么?”

隋斯岩看着他,“明先生问的有点多了。”

明台笑笑,“抱歉。”

“这次我有点事想麻烦你,如果你办成了,下次如果再有‘生意’,我就不收你酬金了。”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你知道的,办事有时候比掏钱麻烦多了。”

“而且你还不缺钱。”

“对,我不缺钱。”

“嗤,你是做情报生意的,好像还做得挺大,应该认识延安那边的人吧。”

明台顿了顿,看向隋斯岩,发现他虽是随口问出来·的,但却一直在观察自己。

他不动声色地回答道:“我与重庆方面才是老朋友,延安那边从没有过往来。”

“那我想要他们的情报,怎么办。”

明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种情报可是大生意,你如果没有足够的本钱,还是不要做了,也不要说不要想,免得难过。”

“哼。”

隋斯岩心有不甘,只能与明台说道,“那边的人想要策反我,实在是烦人,你有什么办法吗?”

“你若是实在不想去,坚决拒绝两次,他们也就识趣了。”

“麻烦就麻烦在这一点,他们总是大张旗鼓地想与我接触,是想离间我与我的上级,好投靠他们。”

明台不置可否。

“还有一件事。”

“嗯?”

“你能拿到日本领事馆的地图吗?”

“这个,”明台微微一笑,“谁知道呢。”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