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

【蔺苏/现代AU】我站在你的门外(24)

敌军和刀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

服务员过来提醒他:“先生,我们要关门了。”

林殊如梦初醒,“抱歉,我这就走。”

已经很晚了,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路灯昏黄,旁边的叶子相互摩擦,沙沙作响给他脑子里对之前两个人的谈话回放做了个配乐。

那时候是怎么个情况来着。

几个小时以前,他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到咖啡厅,点了杯冰凉的柠檬茶,想缓解一下紧张,期间跑了两趟厕所,最后干脆什么也不喝了,就在那等蔺晨来。

蔺晨也很守时,是提前十分钟到的,看见他以后被吓了一跳,“你来这么早?”

他起身道:“啊,刚到,你坐吧。”

蔺晨把凳子拉开坐下,“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了?”

他笑笑:“有吗?我不一直这样的吗?”

“并不是,按你原来的风格,你刚刚跟我到招呼的时候应该说‘傻……’”他顿了顿,大概觉得那个词有辱咖啡厅的整体格调,“‘你怎么才来。’”

“你把我说得像个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似的。”他招招手让服务员过来,“点单吧,我请客。”

“好啊,但是你今天要是敢点扬州炒饭,你信不信我把你打一顿。”

“不敢不敢,今天一定跟上蔺少爷的格调。”

蔺晨满意地翻开菜单,“这还差不多。”

他挑了挑,跟等候在一旁的服务员说,“来一份西冷牛排,全熟。”

服务员:“……”

林殊:“……你……吃……全熟……?”

蔺晨点头,“是啊,必须全熟。”

“啊……那,那就全熟吧。也给我来一份全熟西冷。”

两个人又各自点了些小食,林殊要了一块黑森林,蔺晨要了一份浓汤。服务员拿着点好的单走的时候,还狐疑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林殊试探着问:“你……不喜欢西餐?”

“还可以啊。”

“那你牛排点全熟……?”

“啊这个,”蔺晨抱歉地笑笑,“你大概不知道,虽然我们家做生意,但也算得上是个医学世家,我和我爸,我们俩都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

他解释道:“你们学校也有医学生,你可以问问他们,我们有一门寄生虫学,要学各种各样的寄生虫,什么猪肉绦虫铁线虫,学完以后根本吃不下生食。”

林殊听得一愣一愣,“那么恐怖的吗?”

“是啊,你要有兴趣我回头把教材借给你,看完你就知道了。”

“好啊。”

两个人陆陆续续聊了挺多,大都是近况,还有一些小时候的趣事。

“我爷爷是主攻中医药的,我从小就跟着他抄方子,学着辨识药材,就把中医这一块啃下来了,我人生中第一个考的证就是药师证。”

林殊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听说过这个证很不好考。”

“还行吧,考的时候没觉得有多难,打小就记住的东西。”

“你好像高中毕业后直接接手的公司,怎么没上大学?”

“我也想啊,但是我妈那段时间身体出了问题,我爸要照顾她,事儿就全扔给我了,本来想着忙过那阵就好了,结果老头子懒上瘾了,直接当了甩手掌柜,就干脆没念大学。”

“年纪轻轻独挑大梁,很厉害了。”

蔺晨笑出声,“我没听错吧,你居然在夸我?”

林殊点点头,一脸理所当然,“是啊,我在夸你。”

“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突然就有假了,还一定要我过来跟你见一面,你不怕你舅舅知道?”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们允许他监视我们,但绝不会放任他伸手太长。”

说话间牛排就上来了,两个人止住话头,都开始动起了刀叉。

蔺晨拿刀的姿势很漂亮,动作也是行云流水的,他正看着,蔺晨突然问他:“怎么样?”

“嗯?”

“第一次吃全熟的牛排吧,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挺值得纪念的。”

“啊……”林殊赶紧嚼了嚼,“挺好的,就是有点硬。”

“其实你没必要跟着我吃全熟的,喜欢什么吃什么呗。”

林殊低头笑笑,“主随客便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蔺晨点点头,随口问道:“你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林殊切牛排的手停了一下,“啊……没什么,等会再说。”

蔺晨看了他一眼。

“那就吃完了说吧。”

熬到这顿饭吃完,两个人叫来服务员把碗盘和刀叉收掉,面对面沉默不语地坐着。蔺晨在等他,而他还在犹豫。

说吧。

之后要面对的是大渝皇属军,九死一生。

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他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

“蔺晨,我喜欢你。”

他低着头,没敢去看蔺晨的反应。

半晌,那边才传来声音,“是吗?”

“……嗯。”

那边蔺晨看他低着头的模样,笑了一下,“林少帅,你那个日天日地的自信哪里去了,跟人表白连头都不敢抬啊。”

林殊慌忙抬头,“我……”

“我先确认一下,我的态度不会影响我们俩的友谊吧,毕竟交个朋友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会的。”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悄悄有了另一个回答:其实是做不成朋友的,你答应了我们就是情侣,你不答应,以后就会怕我误会跟我保持距离,我也不想到你跟前自讨没趣,最终老死不相往来。

今天的表白真是太仓促了,他应该慢慢拉近他们的距离,温水煮青蛙一样地逐渐展露自己的目的,这样才是真正正确的方式。

但他别无选择——他真的可能没有时间了。

“那你能给我点时间吗?”

“嗯?”

蔺晨屈起食指挠挠脸,“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一想,可以吗?”

林殊苦笑一下,蔺晨想要时间,可这偏偏是他现在最匮乏的东西。第一个向他要的东西他就没有,真是让人懊恼。

果然,不是谁都像自己父亲那样好运气,一表白,自己的母亲就欣然同意了,多幸福。

“好。”

蔺晨强调:“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好。”

蔺晨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出来一趟不容易,待会就要回去了,”他做了手势,“等我电话?”

“好。”

“那……再见?”

“再见。”

他一个人坐了坐,脑子里有点乱。从夕阳西下到咖啡店打烊,他还是没理出个所以然。他走在路上,就盼着天上下个瓢泼大雨,好吧自己能淋得清醒一些,说不定还能理清楚。

回到家,萧溱潆过来问他:“怎么样?”

“啊,他说过两天给我答复。”

“过两天……你明天就要归队了。”她叹了口气,“小殊,其实你早一点说没有什么,该喜欢你的总会喜欢你的,这个时候说,即使他喜欢你,你也不知道。”

林殊笑着抱抱她,“没什么的,心里存着个问题,说不定更好。”

萧溱潆没说话。

“妈。”

“嗯?”

“谢谢你。”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就归队了,刚跟夏冬道别回来的聂锋后他一步到。

林燮问他们:“你们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说完了。”

林燮看他一眼。

“说完了。”

真的说完了。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