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约客不来过半夜,闲敲棋子落灯花。

【蔺苏/现代AU】我站在你的门外(23)

“少帅,这是后勤清点好的后备军需表,您过目。”

“嗯。”林殊拿过来粗粗一扫,做得很好,“是谁做的?”

卫铮犹豫了一下,“是……陈越。”

林殊顿了顿。

他连忙解释:“去年他犯了纪律,本来是要把他遣送回原籍的,但是他每天都写一份万字检讨给林帅,林帅没说什么,聂副帅看他认错态度诚恳也就同意他留下来了,但是不能回赤羽营,就把他调到后勤去了。”

林殊睨他一眼,“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急着招了?”

卫铮局促地嘿嘿笑了两声。

“既然他留了下来,那就说明他还是有能力的,”他抖抖这份表格,“我看他在后勤干得还不错,回去说一下,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儿,不要成天嚼舌头,闲了来找我,我跟他练一练。”

“是!”

他小跑着回去训练,边跑边分神想,跟林少帅对练的人怕不是脑子有泡哦。

林殊转转笔,看看窗外的柏树,松脆的叶片拍打出粗粝的声音,把他的思绪带到了千里之外的烟雨江南。

很多人都抱着想看林殊作为林帅人生中唯一的败笔的心态来关注他的,他知道了,然后一步步往上爬。

一年,他做了赤焰军主力赤羽营的少帅,没有一个人不服他。毕竟他参与的赤羽营的首战,通过对方故布的迷障顺藤摸瓜摸到了他们的据点,带着十个人直捣敌方老巢,且无一伤亡。

林殊不就是靠着他老子上位的吗?一堆人忿忿不平地想。

结果所有人都震惊了,还真不是。

赤焰军里的汉子个个都是一挑五的狠角色,林殊一个人能单挑三个赤焰军人,实力就在这儿了,满脑子奇诡的兵法也在这儿了,不服就捞过来看一看比一比,各自心里有了数,自然而然就学聪明了。

“赤焰军不会被你拖后腿,你也不会让自己拖他们后腿,我早说过了。”蔺晨远在南楚啃着茶香鸡,口齿不清地跟林殊隔着卫星电话闲聊。

林殊在电话这头一脸鄙夷,“你什么时候说过,少往自己头上戴高帽子。”

“我说过的啊,我说赤焰军不会沦落到让你给拖后腿的。你要是真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二世祖,你那傻逼舅舅至于这么着急么,早逮住你的把柄连你带令尊一锅端了,别说他了,赤焰全军估计得带头踹你下去。”

“行行行,您慧眼。”

蔺晨很是不满,“你那是什么态度?小没良心的,跟你打电话不如回家逗猫。”

“别呀,一个月就打一次,咱俩细水长流一下行不行。”

“你现在不流鼻血了吧。”

“不流了,谢谢你的药。”

林殊刚进赤焰军就要开战,全军被紧急调往边境,干燥与高寒让林殊的鼻子爆了不少回血管,怎么都不见好。他跟蔺晨抱怨了一句,隔天就收到了一包药,吃了几天情况就大有改善,很是神奇。

“本少爷英明神武,还不叩谢?”

“谢了。”

“哼。”

林殊听着对面上扬的语气助词,悄悄走了神,一下就想到一只坏脾气的拉布拉多在骄傲自满的摇尾巴,差点没笑出声。

“你最近小心点,我这边得到消息,金陵那边动静有点奇怪,你知道吗?”

林殊敛神想想,“没有,我爸没说。什么时候的事?”

“不久之前,总部的人去金陵交接,发现螺市街那边进账数字太大,留心以后发现出入的人数也增多了,跟我报了,我觉得你还是知道比较好。”

“整条螺市街最有名堂的也就是秦璇玑的红袖招了。”林殊沉吟道,“虽说夏江跟她沆瀣一气,但是按理说我舅舅应该最忌讳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没理由容她在金陵只手遮天。”

“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你现在也是个人物了,战功赫赫的赤焰军少帅跟连连跳级的天才大学生意义肯定是不一样,自己要小心。”

“知道了,哎蔺少爷。”

“嗯?”

“你刚那个滔滔不绝的口气……跟居委会大妈似的,要不要我给你发面锦旗?我们这边别的不说,锦旗可是很多的。”

“滚!!”

啪。

林殊看了眼放着忙音的手机,摇摇头。

脾气真大。

林殊是抽了个午饭的空到柏树林子里给蔺晨打的电话,电话打完就要回去准备下午的集训——他要亲自跟一个营的士兵挨个对练指导,事儿多着呢。

林燮和聂真之前回京述职,定下明天归队,想想也知道一定是场腥风血雨。聂锋聂铎林殊三个人丝毫不敢放松,下午狠狠操练了一通,一直到日暮昏黄,确定连林帅都挑不出错了,才回去收拾了一下吃饭休息。

林殊出身摆在那儿,多少有点洁癖,刚刚训练的时候滚了一身土,肯定是吃不了饭的,然而训练完的军人都是一群老蝗虫,吃饭不带给老鼠留余粮的,收拾完再过去肯定来不及了。林殊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换衣服,反正一顿不吃也没什么。

手机上噔噔一条消息弹出来。

“滚去吃饭。”

林殊一惊,赶紧回消息。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你还真没吃啊,滚去吃饭。”

“……”

好么,合着是使诈呢。

“没时间。”

“没时间跟我在这发短信?找的什么借口,傻逼。”

“[微笑][微笑]你快滚吧。”

“明天林叔叔归队,祝福你早日被他打败。”

“……”

有时候林殊真的会不由自主想起某天跟他妈的谈话——

“你为什么看上蔺家那孩子?”

“嗯……我单身久了饥不择食?”

“……”

真的是饥不择食,他就搞不明白了,占那点嘴皮子便宜真的那么快乐吗?

远方的蔺晨打了个喷嚏,迈着轻快的脚步去吃饭了。

借蔺晨吉言,林燮回来以后,让他们全方位的体验了一把生不如死。

“林帅,感谢您对我们的高标准严要求。”

林燮一眼都懒得瞥他:“有话快说。”

林殊嘴里面不着调,神情却很严肃,“您这几天训练这么严格,大概不是因为我们训练成果不佳吧。”

“我记得你从小就把保密准则刻进心里了,不该问的不要问。”

“已经在保密范围里了?”

儿子从小就敏锐,况且这个消息他迟早也会知道的,林燮思索一下,坦然地告诉他:“金陵城述职的时候,大渝给大梁递交了战书,时间定在……两个月后。”

林殊点点头,“明白了,所以您给我放了两天假。”

“是。你回来以后,赤焰军会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到战事结束,回去看看你妈妈,让她宽宽心。还有,”林燮顿了顿,“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都跟人说一说。”

林殊起身道:“我知道了,谢谢林帅……爸。”

他出去先给萧溱潆打了个电话,说他爸体谅他在部队辛苦一年,特地给他放了两天假,明天回去看看她。

跟萧溱潆通完话以后,他把手机锁屏键按了又按,手机屏亮了灭灭了亮,有点像他现在的心情。

就这么站了五分钟。

下定决心以后的效率是很高的,林殊飞快地解锁,在最近通话里找到了蔺晨的名字,点击拨打。

“喂?”

他深吸一口气。

“我明天回家,有两天假,方便的话来见个面吧。”

“我在南楚啊大哥,这大老远的,你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的。”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蔺晨意识到了什么,他想问一问,但是话在嘴里打了几个转,过滤了再出口,也就只剩一句简短明了的答案。

“好。”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