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能力三流,骚话八段

【楼台/重生AU】凉风有信(16)

明台屏息凝神,看着钟灵越给明楼把脉。

“这位先生,你是否常喝咖啡或浓茶提神?”

明台斜着眼睛看明楼,明楼只好承认:“是,工作繁忙,要常常保持精力。”

“是否常常忧思不安?”

“老先生慧眼。”

钟灵越收回手,和蔼又严肃地说道:“咖啡一类的东西,虽说能激发体力一时,效用过去后却往往透支身体,再加上思虑深重,你虽值壮年,身体表面上还康健,但若是再不自爱,可就有油尽灯枯之势了。”

明台十分紧张,连忙询问道:“那怎么办?”

“说难也不难,贵在‘坚持’二字。老朽先开张安神固气的方子,饮食上要逐渐戒断咖啡和浓茶,逐渐以清茶代替,戒油腻咸辣,以新鲜蔬果为主。要按时休息,”钟灵越笑吟吟地瞥了明台一眼,“有些事就要节制一些。照这个方子抓上一个月的药,再到我这儿来复诊吧。”

明台眨了几下眼睛,礼貌应了。

“小木?”

“在,师父。”

“带客人去抓药。”

“好的,您这边请。”

明台一把按住明楼,气呼呼瞪了他一眼:“我去抓药,你好好坐着。老先生您多说他两句,他比我大十来岁,我的话他从来都是得过且过,一定要让他知道教训才好!”

明楼有些尴尬,明台“哼”了一声,跟着学徒去抓药了。

抓药的路上有一段蜿蜒曲折的小道,其中草木花繁叶茂,枝叶葱茏,浓荫遮掩,日光粼粼。明台借着树木掩映,沉声对小木说道:“日方马上要派遣重要官员前来,军统与红色方面必定会有所行动,注意打听毒蝎小组动向。以及,”他递给小木一张纸条,“盯住这上面地址的一个诊所。”

“新政府和特高课呢?”

“不做任何行动,最近这两方面愈加戒严,你们不要以身犯险。注意打听的时候不要引起毒蝎的注意,这个人似乎随了毒蜂,很有些疯狂。”

“是。”

明楼看明台走远,才回身与钟灵越闲聊:“老先生您……”

钟灵越摆摆手:“先生大可放心,老朽一向不喜拿人私事嚼舌头。”

明楼点点头。

“令弟仪表堂堂,玉树临风,还如此关爱兄长,先生好福气。”

明楼笑起来,言语间十分骄傲:“老先生谬赞,不过他确实从小就机灵,这现在都管上我这个做哥哥的了。”

“是啊,很久都没见到过这么好的年轻人了。”钟灵越感叹,“不过先生确实也要照顾好自己,我看他颇担心您这位兄长,前两日他来找我诊过脉,原本就生了大病,情况却有些不好。”

明楼皱眉:“怎么不好了?”

他摇摇头:“心病还须心药医啊。”

明台拿着一摞药包回来了,看着哥哥脸色很凝重,有点诧异:“怎么了?你们聊什么了?”

明楼起身道:“没什么,今日叨扰老先生了,我们就先走了。”

明楼明台到门口,示意送他们出来的小木留步。两个人一起上了车,明楼发动了车子:“我陪你做了你想做的事,你也陪我走一趟吧。”

明台抱着药包问道:“去哪儿。”

“找医生。”

明台略一思索,就知道钟灵越把他身体有小毛病的事儿卖给明楼了,顿时有点慌张:“哎呀大哥,你药都抓上了,先回家喝了嘛,早喝早好。”

明楼轻飘飘看他一眼:“你说的没错,早喝早好。”

明台听出明楼很不高兴,讷讷地闭上了嘴。

回家的时候都到中午了,两个人手里各自都提了药,明楼提明台的,明台提明楼的,脸上全是对对方不爱惜自己的不满。阿香看这阵仗也没敢多问,直接摆好碗筷让他们入座吃饭。然而不多时,明诚就搀扶着明镜回来了,脸上都是愧疚与后怕,兄弟两个赶忙放下碗筷去询问情况。

“大姐今天被在苏州古玩店被76号梁仲春的手下带走了,被我碰上他们才放人。”

“76号?他们好端端去古玩店干什么?”明楼明台听到姐姐受了委屈,心中已是一片滔天怒火。

“那家古玩店是一个黑市军火交易的据点。我……”

明楼震怒:“跪下!”

明诚垂着头跪下了。

“大姐被人设计了,我不知道会有人跟踪大姐去苏州……我就把咱们的人给撤了。”

明镜听到后又惊又怒:“你……你们敢跟踪我?”

明楼压抑着愤怒说道:“你怎么做事的,这种事情也要我教你吗?”

“……对不起大姐。”

“对不起是吧?我谢谢你们跟踪我,连我你们也敢监视,你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明楼不理会明镜:“76号里有人想拿我做文章,外人想对我家人动手,你不知道吗?!”

“是不是我每走一步身后都会有一双眼睛跟着我?”

……

“你觉得你监视我就是在帮我?”

“你觉得你不需要我的帮助吗?”

明镜明楼吵得不可开交,气氛剑拔弩张。明诚自知理亏不语,明台站在一旁,仿佛是被吓到了,也一直在沉默。

“……好,我现在就去76号给您出气去!”明楼撂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明镜与明诚面面相觑:“他……他干什么去了?”

“他说去76号给您出气去了!”

明镜十分着急地把他拉起来:“哎呀你快去拦住他!”
明诚追出去的时候为时已晚,明楼开着车一路飞驰出了明公馆。

明镜很是生气,转头一看却发现小弟还在一旁站着,她赶紧去拉明台,摸到明台的手一片冰凉。

“明台,明台?”明镜愈发着急了。

“大姐,”明台回握住明镜的手,“你们这时候……这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吗?”

这时候,他应该是刚刚从重庆抵达上海。

那时候他一心以为自己的大哥做了风光无限的汉奸,觉得他卖国求荣,以为明家还是他走时那般风平浪静,所以即使难得回家,也是在不停地试探,追问,从来没有考虑太多。

他抬起头:“你们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你和大哥阿诚哥一起瞒着我,从来不说您身边多危机四伏,大哥他又面对着什么样的……”

她有些慌了:“明台?你在说什么呀?”

明台意识到自己有一点说漏嘴了,笑了一笑:“大姐,您跟大哥从来没吵过架的,我就是有点……”

明镜只当他是被刚刚那一段吓到了,心下有些懊悔,不该在小弟面前就与明楼争论,只能先哄着他:“是姐姐不好,让我们明台吓到了,饿不饿?咱们吃饭去吧,好不好?”

明台松开明镜,转而搀着她往餐桌走,还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没什么的大姐,就是看到大哥刚刚居然顶撞您,觉得您应该好好整肃家风了。”

明台似乎没受什么影响,明镜在饭桌上仔细观察了一阵,觉得他还是十分活泼,也就稍稍放了心。

明台吃过饭说要去消食,到街上走一走散散心,明镜也没有多问。走了两步,一个带着帽子的人撞了他一下,他搓搓手指,把塞进手里的字条握了握,往一处偏僻的地方走去,打开了字条。

“明楼于76号枪杀古玩店目击证人,梁仲春下属陈亮。”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