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能力三流,骚话八段

【楼台/重生AU】凉风有信(14)

被停止钓鱼计划的汪曼春十分愤怒懊恼,百般思索之下,总觉得昨晚宴会上明诚与南田洋子的对话是有问题的,对明楼的身份也更加怀疑起来,恰好梁仲春也觉得明楼明诚两兄弟有问题,两人便一拍即合,决定让汪曼春在明天的酒会上派一个人试探明楼。

第二天一早,明楼就跟明台报备了自己要去参加商业酒会,会有汪家人到场,明台在床上抱着被子打呵欠:“大哥,回来记得给我带我爱吃的桂花条头糕呀,要挑豆沙多的,知道伐?”

明楼捋捋西装的下摆:“知道了,小少爷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明台又躺下想睡个回笼觉:“没啦,今天你要跟汪曼春碰面的事儿别让大姐知道啊,我也会帮你瞒住的。”

“做什么要瞒大姐?”

明台翻个白眼:“我大哥这么丰神俊朗才华横溢,汪大小姐要是不留旧情才怪,今天肯定要趁着机会跟你套近乎,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你要是告诉大姐挨了鞭子,我可不救你。哎,意思意思打个招呼行了,别凑一块啊!”

明楼走过去,从被子下身手握住他的脚丫,把玩着小巧嫩白如珠玉的脚趾:“我看看你的脚趾是不是真能想事情,嗯?”

明台怕痒,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咯咯笑,想把脚从明楼手里挣出来,然而明楼使了个巧劲,明台一挣就容易疼,他的脚就只能乖乖待在明长官手里做玩物了。

明楼怕明台笑岔气,便没与他闹太久,等明台笑够才接着与他说话:“最近你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尽量走大道,不要太晚回家,要是觉得不安全就跟我说,我派个人陪你去,不要逞强。”

明台坐起来抱住他的腰身:“知道啦,哎对了大哥,我打听到一个老中医,治头痛特别有一套,以前青帮有个头头说也有头痛病,从小就有的毛病,这个老中医一看就好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跟我说一声,我去约他。”

“这两天我有点忙,怕是不行了,大概一两个月吧。”

“大哥,”明台把头埋进去,“我记得你以前从来都不头疼的,你这么累,我什么都帮不上,就想照顾好你,结果你又没时间。”

“你照顾我?真不是我照顾你?”

明台不说话了。

明楼把他的脸捧起来,觉得弟弟的下巴又尖了许多——每天心思这么重,哪能长肉呢。

明楼亲亲他:“就这周吧,后天应该没什么大事,我抽个空,快去快回。”

明台欣喜道:“好!”

明台得到了具体时间,送过大姐之后就出门去约医生了。他没坐家里的车,说是想走走路,舒展下筋骨。

老中医的馆子在远离繁华的一出幽僻小道上,小道两旁的小楼上面爬满了藤蔓,颜色也很古旧。循着一股药香走到最深处,有个有些破烂的木门,上面没有牌匾,推门进去,便是豁然开朗的一处洞天。

中医馆只有老中医和两个学徒,老中医在翻着本医术,学徒一个抄房子一个整理药材,是难得的静谧。明台悄悄关上门,才放轻脚步走进去。

“老先生,我家有个病人总是头痛,想后天来找您看看,您那时候方便吗?”

老中医十分和蔼:“后天可以的,你早上把他带来,我给他看看。”

“那老先生,”明台礼貌地道,“我从前生了场病,最近总是感觉乏得很,我听说您一天只看两个病人,今天我要是运气好赶上了,能给我看看吗?”

老中医打量了他一下:“今天是没有病人的,给你看看也无妨。不过年轻人,别的不说,端看你这气色,总也该节制一些了。”

明台私事上被人说教后倒不觉得尴尬:“现在人心惶惶的,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明天就没了,只能及时行乐咯。”

两个学徒在旁边听了都笑起来,老中医呵斥了他们两句,捻须感叹道:“你这话倒也没说错,以前我这医馆还是很热闹的,大家都想长命百岁,现在哪还能想那么多,活过一天是一天罢了。”

老中医感叹一番,给明台把了把脉:“神思不属,忧虑过重,体虚气短,好在你素来底子不错,给你开一副定神的方子,好好保养便是。”

“谢谢老先生。”

看完了病,老中医让抓药的学徒送明台出门。到了门外,明台悄声问道:“近日有什么动静没有。”

“倒没什么,不过前两天听到消息,说军统快要派人到了。”

这两天特高课在施行高压政/策,最近就保持静默,万事小心一点,关键时刻保命要紧。”

“知道了。”

明台自醒来后,便一直在着手建立情报网。上海的黄包车夫,一些零零碎碎的流浪汉,还有像这个学徒这样的小百姓,甚至是风月场上的几个貌美舞女,都与他建立了联系。他手段巧妙,到如今,上海已有很大一部分在他的消息网中,可以让他及时得到重要消息,判断下一步走向。他的情报网只是打听消息,平常都是该干嘛干嘛,就像一帮真正的小市民,因此在如此局势中仍能独善其身。

那学徒与明台有段渊源。明台没生病前,趁着明楼明诚求学在外没有回家,大姐又去了苏州,便悄悄去了舞场跳舞。那地方鱼龙混杂,淫秽不堪之事常有发生。那学徒出来买东西,不巧被一个富商家的纨绔看上了,要他做娈童,便让人把他打晕拖进了舞场的小隔间。明台敏感又心热,见此情景便溜进去把纨绔暴打了一顿,把学徒救走了。后来明台重病醒来,得知这个学徒有一腔报国热血,便借着救命恩人的身份,让他平常借行医之便打听一些达官贵人的消息,连他的师父都不知道。

樱花号马上要出发,现任毒蝎小组很快就要到沪,而新政/府的各方势力依旧在一片勾心斗角中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局势一触即发。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