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满脑子骚操作一个都写不出来的行走表情包

【楼台/重生AU】凉风有信(7)

明台在这之前从没有享受过大学的时光。

大哥和大姐比自己有远见多了,他们知道来到这个地方以后自己会有多快乐。所以知道自己走上另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的时候,他们都失了态。

今天食堂的菜有一点辣啊,他觉得自己眼泪都要被辣出来了。

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漫长,可以让他忘掉很多东西,比如做特工那种时时刻刻命悬一线的感觉。这不是好事,因为他很快就要开辟一个新的战场,应该要保持基本的警觉,然而他抗拒不了这种美好的变化,只能在每晚悄悄醒来出门,到操场尽量按自己记忆中的训练方式做练习,让自己能有所准备。

中午明台跟家里通电话,明镜明楼明诚都在,他就挨个跟他们说话,跟明镜就拿着一点点奶音跟她说“姐姐我想你啦,好想你呀”,跟明诚就说食堂的饭吃不惯,回去以后要明诚亲自做拿手的西湖醋鱼给他吃。明楼接过电话筒的时候,先让他把周围的人都支开,才跟他说一些好听的“不正经话”。

“大哥,你想我了没有?”

“读书就好好读,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拉丁文学好了?我可提醒你,马上就要考试了。”

他翻了个白眼:“哦,原来想哥哥就是乱七八糟的事?你怎么在床上不说这种话。”

明楼一向严谨肃正,所以明台常常喜欢说一些床笫之间的话来跟他戏狎,好能看到他接不上话而恼羞成怒的样子,那时候眼里带着点莫名的狠意,这种轻易挑起明楼情绪变化的时候就能知道,他跟明楼真的是在一起了,并且互相绝对地占有着对方。

明楼潜伏于新政府期间危机四伏,只有这么做的时候才能让自己安心一点。

他终于体验到了以前哥哥姐姐的感受,十分想给以前那个硬闯刀山火海的自己一巴掌。

明楼咳了两声,想着幸好把大姐阿诚他们都支走了,板着脸训斥明台:“也不怕叫人听见了害臊!”

“害臊?”明台笑嘻嘻地反驳,“大哥跟我在一块,还不瞒人,这就不害臊啦?”

明楼知道自己再不说好听话,明台就要千方百计给明家丢脸了,立刻换了个语气哄他:“好了,不要闹,等你回来什么都依你。”

只能听不能看的感觉很落寞。明台声音一下低下去:“大哥……我想你啦。你想不想我?”

“想,想。我要是不想,怕你回来把家拆了。”

“哼,我哪有那么疯疯癫癫。”

明楼脸上带了笑,抬手看了眼表上的时间:“这时候你们学校该午休了吧,你不去休息?”

“好吧,那我挂了。哦对了,你可注意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跟汪曼春有什么不规矩的来往,”明台凶巴巴地强调,“我就大闹新政府和特高课,让他们知道道貌岸然的明楼明长官是个陈世美!看大姐不打死你!”

说完,不等明楼骂他,就飞快地压上电话跑了。

他心里的石头虽然还沉甸甸地压着,但已经比之前轻很多了。

转眼就到了他印象中毒蝎从军统训练班毕业的时候。

明台这几日再乖巧不过,每周跟家里通一次电话,平常除了上课就是自修,偶尔跟同学一起玩玩球,很是平常。

晚上他突然想吃香港一家老店的陈皮鸭,要出去买。他室友是个热情开朗的小伙子,自告奋勇陪他一起去,免得天太黑出了事。没想到这一去,两个人真就碰见事儿了。

路上他们俩提着陈皮鸭和那边很出名的一家甜品往学校走,一个戴帽子的中年男人却慌慌张张地从他们身边跑过去。两个人狐疑地看了一眼,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加快了脚步。

变故突生!

一个黑影从他们的视野盲点里窜出来,捂着男人的嘴把他拉进去,不一会儿那边又出来个人,围着围巾,施施然地走了,两个人壮着胆子走近了一看,一地血。

他们叫来了警察,所有人都听到了凄厉的示警声。第二天,街头出现身份不明男子尸体的新闻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明台和室友作为目击者,收到了很多同学和老师的关切慰问。明楼也立刻联系了他,听了他的说法,沉默一阵之后让他万事小心,以后不要随便出校门。

明台小声问:“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明楼那边的声音随着电流有点飘渺:“我怎么知道!也快考试了,你这阵子就好好学习,不要乱跑,你一个学生,出了事让大姐怎么办!”

明台哼了一声道:“不知道大姐怎么办,你就知道自己怎么办了?”

明楼不语,半晌才接话道:“我也……很担心。”

明台心满意足,挂了电话往教室走。

然而他的心事远不像他的步伐那样轻松愉快。

现在的这只毒蝎,并不好接触。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