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和

能力三流,骚话八段

【蔺苏/现代AU】我站在你的门外(2)

两个人第一次吃火锅的经历,可以说是惨痛。是蔺晨的壮烈,也是梅长苏的扑街。

蔺晨和梅长苏的父亲关系很好,常常约在一起吃饭谈天。但是因为林燮工作的某些特殊性,一般不在人前跟蔺父来往,也不带着妻子孩子,只在私底下悄悄聚会,

梅长苏小时候只知蔺叔叔其人却不知其貌,蔺晨亦不知林燮是哪里人氏。两个小孩就这样对父亲的交际网一摸黑的长大了。

16岁时,梅长苏作为当时的天才少年报考了S大的国/防系,走他老爹的路,蔺晨也开始接手家族企业的核心,两家父亲一合计,觉得现在形势不太乐观,应该让两个孩子成年以后见见面,以后也好相互扶持,就安排了他们在周末吃一顿火锅。

火锅好啊,好吃,解饿,接地气,还有来有往,能培养感情,两个年轻人也都喜欢。然而千算万算,没算到两个人还没过中二期,浑身上下每一个上皮细胞都写满了“棒槌”,昭示着一场巨大意外的到来。

蔺晨也是家里那边有名的天才少年。但凡天才,必然有一二三样的怪癖,就像梅长苏热爱吃倒牙的甜食,蔺晨也以同样的热忱喜爱阅读艳情小说。

蔺晨那时候作为蔺氏企业琅琊公司的少主,疯狂的迷恋霸道总裁风格的言情小说,走位极其风骚,嘴角24小时都保持着只有一边翘起的邪魅狂娟,仿佛一个中风患者,碰见漂亮的小姑娘总要憋出两句驴头不对马嘴的台词——公司前台已经被气走两个小姑娘了。

中二青年小蔺的父亲老蔺一向以性情温和潇洒著称,然而面对此种孽障,少不得日日暴跳如雷。可叹蔺晨的母亲身体不太好,看见儿子不孝惹父亲生气的戏码总是要偷偷掉眼泪,一掉还要大病,蔺父愁云惨淡几日,觉得只要蔺晨不吸毒不犯法,家里的金山银山够他挥霍一辈子,索性撒了手,任蔺晨画风跑偏。

所以蔺晨被暴打了。

被梅长苏暴打了。

梅长苏那时候还叫林殊,从小就是能光着膀子冬泳的热血青年,蝉联三界全国散打总冠军,给他一双指虎,他能把八尺汉子打成一团狮子头。

在学校接受了两年价值观教育的林殊看到前台小姑娘正在被一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大脸盘子神经病调戏,顿时觉得到了自己伸张正义的时候了,上去一把把人拉开,一记勾拳下去人就趴下了。林殊尚不满意,把自己越野用的迷彩胶鞋踩到蔺少爷肚子上碾了两遍擦灰,才心满意足的过去安抚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姑娘。

他从一堆锅碗瓢盆的废墟中昂首挺胸地走过去,身后传来一声暴怒的呵斥:“逆子!!给我滚过来!!!”

……

他曾经是个王者,后来他爹来了。

火锅火锅,锅没上火没点,主角反倒都进了医院。一个是被老子打的,一个是被同龄人打的。成双成对,呜呼哀哉。

事后梅长苏感叹,那天他想着跟父辈聚餐要适当收敛凶悍才把平常随身携带的指虎搁家了,,不然那天蔺晨何止口鼻冒血,可能直接就面目全非了。

因为这件事,蔺晨一度特别不待见林殊,认为那个穿着一身迷彩的少年又土又凶悍,比不上自己这种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不过两家父亲的目的倒是被俩熊孩子歪打正着了——林殊为了赔罪,前前后后在蔺晨跟前晃荡了一两年,两个人感情也热络了一些。

蔺晨想到这儿就想仰天长啸——他只不过是用“女人,你知道……”的句式去问包厢号而已啊!

后来他俩在一起,蔺父还笑话过蔺晨,那时候说自己打死都不跟林殊来往了,结果兜兜转转,给人家做牛做马不说,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妻管严。

蔺晨一本正经地严肃回应:“我说过不跟林殊来往,没说不跟梅长苏来往啊,反正他现在身份证上写的是梅长苏,老头子你要客观公正。”

梅长苏想到往事,闷闷笑了声,一下捅了马蜂窝,换来了蔺晨几记深顶,顿时再也发不出声音。

蔺晨吮他的耳垂,喘着粗气说道:“看来我技术不太好,梅先生还有心思想别的,嗯?”身下随着话语加重了力道

滚烫的气流震得他耳朵发麻,加上那双在他身上游走作乱的手和下身无法承受的快感,梅长苏瞳孔散大,意识迷乱,无意识地想起身逃开,却往蔺晨的怀里越靠越紧。

“啊……蔺晨……你慢……嗯……”

蔺晨拿嘴唇摩挲他的肩胛,所过之处一片酥麻,他不轻不重的在上面咬了一口:“就不。”

这种沉迷情欲又毫无保留展现自己恶趣味的样子,居然真的是个霸道总裁了。

评论(6)

热度(47)